墨缘文学 > 南菱王妃 > 第三百二十一章 在地愿为连理枝(六)

第三百二十一章 在地愿为连理枝(六)

推荐阅读:神印王座II皓月当空深空彼岸明克街13号弃宇宙夜的命名术最强战神第九特区英雄联盟:我的时代问道章创业吧学霸大人

一秒记住【墨缘文学 www.moyuanwenxu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南菱王妃,第三百二十一章 在地愿为连理枝(六)

    “有吗?”刘锡侧头看着他,反问,真的有吗?他倒觉得还好,他只是见她孤身一人在王府,没有王妃的陪伴,所以多关照她一下而已。ai緷赟騋

    “废话,难道你不知道你这样做会很容易让任何一个人都误会?”齐律说出这话,又顿感不对,不禁露出猜疑的眼神瞅着刘锡,“诶,不对,我说刘锡,你不会是看上人家了吧?”

    “胡说!”反应这么大,连刘锡自己都没想到,他只是感觉到,齐律的话竟让自己心头狠狠一震,那是他活了几十年也从未有过的感觉,眼角瞥了齐律一眼,刘锡又恢复成了那个沉稳严肃的他,“齐律,你少胡说八道。”

    说完,他大步走出尚寒阁,表面上看好像没事般,但胸膛里的那颗心脏,直到现在,还在为齐律方才一番话很有旋律的跳个不停,就像在提醒他什么,令刘锡有些慌乱。

    而齐律,被刘锡的态度弄得一头雾水,站在原地啧啧称奇,奇怪,真的太奇怪了!

    *

    来到南厢房,锦儿从走廊上挨着挨着的数着,直到找到刘锡说的第五间,门没有关,留着一条细缝,锦儿轻轻的推了推,将脑袋伸进去,“璃韵,你在吗?”

    “锦儿?!”璃韵的声音,却是忽然从身后传来的,锦儿转过身,看到一脸又惊又喜的她。

    “刘锡不是说你在午休吗?”锦儿走近她,她在笑,眼睛弯弯的。

    “刘锡?”璃韵说着这个最近愈发熟悉的人,举了举手中握着的长剑给她看,“是这样的啊,休息好了,就起来到处走了走,找了个宽阔的空地练了练剑。”笑起来总是有两个浅浅酒窝的她,像盛开的桃花一样美,“锦儿,你怎么回来了?”

    她真的好高兴,昨天夜里,她还做了一个有关她的梦,梦见她回来了,没想到今天,她就真的回来了。

    “薛府那边出了点事,薛老爷一不小心就发现我了,你知道的,告诉他真相又不可能,只会牵连太多事情出来,所以,我就只有回来了。”锦儿三言两语就把事情给她讲清楚了,只告诉她这些就行了,其他的,根本没必要。

    “原来如此!”璃韵微微翘起的嘴角挂着满心的喜悦,“回来也好,其实你回来,在大家的眼皮子地下待着,我反而更安心。”

    看着如今戴着面纱的她,没有坦诚相对,璃韵好不习惯,瞳孔横过一抹淡淡心疼,“每天都要这样子吗?”

    “嗯。”锦儿的眼里,能清楚看见覆上了一层淡淡忧伤,却还是握住璃韵的手,安慰道:“别担心,我没事。”

    璃韵点点头,微微的一笑,“锦儿,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在我心中,你都是最美的。”

    在她心中,没有哪个女人比得过她!

    *

    锦儿一直在璃韵的房间待了很久,两人只要一腻在一起就会有完没完的闲聊,直到用了晚饭,才决定一块出去走走。

    近几日,积雪早已融化得差不多了,但璃韵还是坚持要挽着锦儿,生怕她被微湿的道路滑倒,两人一路往回走着,看着夜色,月上柳梢头,素月清辉,像一只被擦亮的铜盘,把倒影投入莲花池中,一片宁静。

    “今晚月色真美。”仰望欣赏,璃韵不禁感叹,月色柔和,映照在女子的侧脸上,分外动人。

    “这么美好的夜晚,可想做点有意义的事?”锦儿侧头看着她,笑脸盈盈。

    璃韵回过头来,挑了挑眉,“什么事?”

    锦儿眨眨眼,露出一丝狡黠,“和匀尘见个面,聊一聊。”

    璃韵顿时一愣,这个名字,让她的心就像忽然被针扎了一下,复而假装不满她的模样,“锦儿,我才离开了好几个月,好不容易治好情伤,你又来打击我,我看,你是不是想我再离开几个月?”

    心里咯噔一下,锦儿抱怨,“璃韵,我是为你好,怎么到你口中就成打击你了?没良心!”

    璃韵无奈,“唉,好了好了,我没良心,那我们就不提这个事了,不提他了,可好?”

    “不好!”锦儿果断拒绝,问道:“我问你,匀尘说你根本不愿理他,是这样吗?”

    “到这种地步了,我为何还要理他?”苦涩一笑

    ,璃韵压下心里的疼痛,“我越是理他,越会伤害自己,难道,我曾受的教训不够多吗?所以,锦儿你说,我为何还要理他?”

    锦儿秀眉紧蹙,有点看不懂她眼底的情绪,“璃韵,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以前的她,尽管会狠狠伤到自己,也要义无反顾的对匀尘忠贞不二,而如今呢?

    “人是会变的,锦儿。”眼睛有些酸涩,璃韵眼底泛起了点点的泪光,“他不爱我,无论我怎么努力他也不会爱上我,这是事实,无法改变,所以,我累了,放弃了,做不到坚持到底了,只因我不想余生再活在这种痛苦之中……”

    忆起往日种种,她总是在追,他却总是在跑,她以为,总有一天她会追得上的,可是,她高估了自己,他早已加快了脚步,消失的无影无踪。

    “璃韵……”锦儿忽然好恨自己,她觉得自己真的好过分,停下脚步,她拉着她的手,“对不起,是我不懂事,不够理解你,只想着自己所希望的,完全没考虑到你的感受,以后,我都不再提了!”

    微微眨了眨眼,那眼底的泪光已缓缓没了影子,来得快去得也快,璃韵牵起嘴角,“我知道,你也是为我着想。”想了想,故意摆脸色给她看,“是你说的,以后都不提了?那你要记住了,一个字都不可以!”

    她要忘记他,完完全全,把他从她的记忆中抹掉,就当生命中从未出现过这个人!

    “是是是,好好好,我记住了,我记住了。”锦儿点头如捣蒜,“这下,你总满意了吧?”

    看着她完全就像在巴结奉承自己一样,璃韵终于忍不住笑了,“满意,满意!”重新挽起锦儿,璃韵莞尔,“好了,走吧,时间不早了,我送你回尚寒阁休息,现在你可是孕妇了,走夜路我可不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