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缘文学 > (重生)夏宝传 > 第115章 想过没

第115章 想过没

推荐阅读:宇宙职业选手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万相之王星门剑道第一仙雪中悍刀行剑来一剑独尊全职艺术家牧龙师

一秒记住【墨缘文学 www.moyuanwenxue.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除了夏淙和夏泽,顾元琛还叫上了林渠、李清寒,老大老二老三都去了,老四老五老六自然要跟着,然后赵睿也要去,都走了,他找谁耍啊,柳诗诗和李菲儿都是J市的,李菲儿的老家就在长白山脚下,那是回她家啊,袁眉和林艾表示她们家依山而居,最不怕的就是爬山,唐婉和杨柳则说,她们这次出来就是要好好浏览祖国大好河山的,不拘去哪,她们都跟了。

    于是,情侣二人行就成了驴友组团旅游,夏沅不乐意了,“咱们是去历练,又不是去玩的,带上二哥,小哥也就罢了,干嘛还叫上他们,那多不方便,”

    要的就是你不方便,顾元琛在心里哼哼着,嘴上却说,“人多热闹啊,”

    之前因为太过紧张,把人圈养的太紧,以至于随便一只狼都能钻进他的小羊圈,逗的他的乖羊羊撒欢地乐,防不胜防,所以,他准备换个方法,堵不如疏,他要放养,狼多了,她那点子多余的精力就没法专注在一只狼上,顺便他也该向那些野癞子狼们宣告自己的所属权了,以及用他的武力震慑那些野癞子狼的窥伺。

    夏沅嘟嘟嘴,有些没好气地说,“你是不是想说,男女搭配,旅游不累啊,”

    “你这么说,也没错,”总不能让他们都盯着你一人吧!

    “哼,”

    夏沅丢下他气鼓鼓地走人。

    顾元琛先是一愣,忽地笑了,小气包儿,算你还有良心。

    因为人员增多,就不能说走就走了,首先,你得买火车票吧,C市的机场正在扩建中,要到明年下半年才能竣工复航,而现在的火车还没有提速,从C市到J市少说也要四十多个小时,还不算中途转程的时间,夏鹤宁知道他家宝贝娇气,让她坐这么久的火车,她肯定受不了的,况他也舍不得,遂次日一大早,让二伯母给她二哥打电话,让他帮忙定十三张卧铺票,柳芮和柳茗知道后也要去,本着一只羊也是放,一群羊也是放,顾元琛没反对,虽说不是高峰期,但十五张的卧铺票也不是说有就有,一番调派后,买到了后天晚上的票。

    晚上的票好啊,上车就睡也不累!

    空出的两天是让他们整理行装的,旁的不说,十五个人,四十多个小时,得造多少粮食啊,于是夏鹤宁又去了一趟肉联厂买了许多鸭脖子、鸭头、鸡鸭爪子、鸭舌头、牛肉等,做成卤菜,让他们带在路上啃,另外饼干、方便面、零食又买了几大包,每人分了一些装上,面上的,大家的背包都塞的满满当当,私下里,夏沅和顾元琛又去了趟小谷,将成熟的水果和蔬菜都采了个遍,虽说这次去的人多,但也不是没有吃独食的机会,她可不是那种跟人同甘共苦的人。

    收完蔬果后,两人就在山谷里将湖心湖的淤泥里的珍珠清理出来,看着那快堆成小山的珍珠,夏沅有种龙王都没有她珍珠多的豪迈,珍珠如土有木有,而且个头都好大个,“老公,我爱死了,”

    夏沅叫着扑向顾元琛,双手环着他的脖子,双腿环着他的腰,亲了又亲,这热情样,换个腰软的都挂不住,“有多爱我,”

    “很爱很爱,超爱超爱,”

    顾元琛双手兜着她的屁股,“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

    “真的,真真的,”一双晶晶亮的大眼睛含着喜悦的光彩,顾元琛嘴角高高扬起,心里软软酥酥的,他就这么没出息,宝儿一个笑容,一声老公,一句我爱你,就让他欢喜的不行,亲亲小嘴,“要一直爱我,一直这么爱,知道不?”

    “嗯,”夏沅小舌一探一卷,就跟他纠缠起来,顾元琛唇不离地抱着她席地而坐,手附上她的小山包包揉捏时,夏沅挣脱情网,“别,还有正事要干呢?”

    “什么正事?”

    夏沅小啜气地一手搂着他脖子,一手指着那小山似的珍珠,“砍些树做木箱装珍珠啊,”

    “不是有储物袋么?”

    “不要,我喜欢箱子落一排,一打开,就珠光闪闪高大上的视觉冲击,”随身恶魔系统

    顾元琛开始考虑往湖心湖丢珍珠贝壳养珍珠的打算了,“走吧,去砍树,”

    以他们的修为,自然是往野林深处走,艺高人胆大嘛,没有开发的原始野林子,好东西多着呢?数人合抱的大树和奇花异草举目皆是,野味她暂时不想吃了,再好吃的东西,也经不起天天吃,况且去了长白山,估计还要吃上一段时间,遂也没有打猎的兴趣,倒是顾元琛捉了好几条毒蛇,也不知道他怎么就对蛇这么情有独钟呢?还不毒不要!

    “这蛇胆可是好东西,泡酒喝那是滋阴壮阳的圣品,”直接取了蛇胆丢到玉瓶里,蛇肉则往储物袋里一丢。

    夏沅瞟向他的那处,“你还用壮啊,再壮我可不跟你好了,太涨了,”

    顾元琛呵呵笑着,大手长臂地将她拢在怀中,笑了会,吮着她的耳尖尖,沉沉哑哑地说,“坏丫头,涨死你才好,”

    夏沅啐道,“不要脸?”

    顾元琛被骂也不恼,只将人搂的更紧些,“沅儿,你想过没?”

    “想过什么,”

    “想我要你,”

    “臭流氓,镇日就想这不要脸的事,能干点正经事不?”

    “嗯,”

    “嗯什么?”

    “镇日里就想要你,每天都想,”

    夏沅的脸轰的一下红的灼人,顾元琛拿脸蹭她的,耳鬓厮磨的,低声喟叹,“宝儿,你是我的,只能是我的,”

    夏沅一下子笑了起来,“网络言情肉麻台词排行榜,除了我爱你,就是这句你是我的,只能是我的最狗血了,”

    “……”

    这倒霉孩子,浪漫、情调,懂不懂,人这是在表白呢,深情表白呢?

    夏沅的笑声惊扰了附近寻食的两只山鸡,扑棱棱地飞过,就好比一排乌鸦嘎嘎飞过,果然,深山老林不是调|情的场合,顾元琛以灵气凝点,将打搅他好事的两只山鸡打落在地,弄晕后绑着腿往身后的竹篓里一丢,对上夏沅收不住笑意的脸,恨声说道,“早晚办了你,”

    “怕你啊,”夏沅笑着跑开,之后,两人便将精力放在寻找木材上,一般木材夏沅看不上,最差也得是樟木,那个能避虫害,还有香气,是做箱、匣、柜、橱的最佳材料,树材不能太细,细了拼接起来麻烦,好在这林子里的树木真不少,够她挑拣的,神识外放,一搜一片山,倒是看见了不少好木材,寻了个绿气最浓的奔过去,“沉香树?竟然是沉香树,”

    还是一株800年以上的沉香树,高约18米,树干最粗处有2.5米,树上的蚁穴内结了不少香,沉香,被誉为“植物中的钻石”,它集天地之灵气,汇日月之精华,蒙岁月之积淀,以至极品沉香的价值可以达到黄金的三倍。可谓是“沉”得惊世,“香”得骇俗,千百年来为世人所钟爱。

    本身也是极其珍贵的药材,沉香可以用于制作香水。最昂贵的香水中,必定沉淀着数不清的沉香树的生命,像F国生产的名贵香水,大多数离不开沉香,它的含量很少,但不可或缺,起着稳定香味的作用。

    沉香树的木材与树脂,可供细工用材及薰香料,其黑色芳香,脂膏凝结为块,入水能沉,故称“沉香”,沉香香品高雅,而且十分难得,自古以来即被列为众香之。

    而野生沉香木大材十分少见,像这么大棵的,便是顾元琛都是第一次见,夏沅欣喜不已,“把这个弄回去给我打个拔步床,”

    上世,她曾陪着顾元琛参加一个拍卖会,其中有一张清末莞香的罗汉榻拍出5亿元的天价,童夫人(后妈)是个爱香的,收藏品中有个《鳌鱼观音》的沉香木雕,她初到童家时,不过是多看了两眼,多闻了两下香,她便让家里帮佣用娟帕擦了好几遍,好似被她看几眼,那沉香木雕就脏了似的,“剩下的木材,就打几个脚盆留着送人,”诱妻,我的亲亲小娘子

    顾元琛打趣道,“用沉香木的脚盆洗脚,你这脚可够金贵的,”

    “姐现在不差钱,你再说,我就打个马桶,”

    “你是谁姐?胆肥了,叫老公,”捏着下巴给提溜了过来。

    夏沅顺势搂上他的腰,扬着头娇声声地喊道,“老公,你给我打床,打洗脚盆不?”

    顾元琛捏着她的小下巴晃了晃,“要是一直都这么乖,打什么都依你,”

    “赶紧把树给我拔了,”越靠近树桩,奇楠越纯,香味越极品,自然不能齐根砍,指挥着顾元琛将整棵沉香木连根拔起,在此之前她先将沉香树的浓雾运转功法像吸收灵气一样吸入体内,她也是筑基之后才知道,她体内的本源树可以靠掠夺别的草木的生机成长,只是同灵木相比,凡树的生机实在少的可怜,不过一片树林就另当别论了,当然,她也不可能将别的树木的生机全抽去,一小部分而已,不过像这种注定要做成板材的树木,生机自然是要抽去大部分的,剩下小部分分散在泥土里的根系中,然后催动木灵气,使其生根发芽成苗。

    沉香木虽然略带些灵气,在凡木中也是珍稀品种,但到底还属凡树,如果她愿意,她可以在一天之内让它长成百年树木,但是她现在没有时间,遂只将土系的根系催生成十几株幼苗,填平之前的空洞,在这片区域中分种出三棵十年的树苗,其他的幼苗则用土裹着,丢进空间里,回头种到农庄里。

    沉香的香味她也是爱的,可以做成香粉燃香,还可试着做香水,不过,沉香的凝成条件很苛刻,需要经过动物咬和外力的创伤、以及人为砍伤和蛇虫蚂蚁等侵蚀后……才能凝结成沉香。

    遂不能种在空间里,不出沉香的沉香木,没多大价值。

    这树林连罕见的沉香树都有,那么肯定还有别的好东西,继续往深里走,又发现一处比沉香树生机还浓郁的物种,“灵芝?”只见一棵两个人都搂不过来的大树下,长着一枝差不多有一抱还要大的灵芝,一根粗壮的芝柄分出两枝撑起硕大的芝盖,隐隐有盘古开天之势,通体呈赤红之色,一圈一圈的云纹布满两个芝盖,芝盖表面在阳光下闪现漆红色光泽,虽说不足千年,但也有几百年之久,这运气,能说不会是重生女主么?

    灵芝在华夏古代或者神话传说中,被称之为仙草,神芝,或是瑞草。喜好生长在腐树或者大树根部,世界上的灵芝品种有着二百余种,但并不是每一种灵芝都能够食用,其中有一些是不能食用的毒灵芝。

    而这种整体呈赤红之色的灵芝,被称为赤芝,是灵芝品种中最好的六种之一,在大多数病症上,赤灵芝要比其他灵芝更加的有效。

    还愣着干啥,麻利地采走吧!

    她空间里,还真没有这个,只是这种天才地宝都是有异兽看守的,还没等他们过去,那守护兽就‘嘶嘶’的串了出来,“你的菜来了,gan ba tie,”

    不愧是让人闻风丧胆的毒蛇谷啊,一出场就是那么大块头的主,这腰可真粗,身体只怕有十几米长,要是以前,见到这个大个子,她应该会像一般女孩那样,叫声‘啊……’,表示自己很怕怕,但跟大肥相处好几年的她,对大蛇已经免疫,若是来的是一群小蛇,她估计会端不住。

    这是个已经开智的巨蟒,品级看不出,应该是普通蛇吃了天才地宝开了智,像大肥本身就是蛇王,又吃多了三阴草,才进阶为二阶的,这几年吃多了她的药丸,也没突破三阶,可见凡兽开智突破有多难,全靠机缘啊!

    她该让大肥来的,劝劝它,开智不容易,留着青山在,不怕没灵芝吃,别跟那捕蛇人硬抗了,是的,这会,一人一蛇已经打做一团,这蛇品级不高,但架不住它个头大,有一身的蛮力,一个尾巴扫过,周边的树木都被掀倒在地,一个身子扑过来,地都要震两震,树枝刮打着,顾元琛就没有在平地处那般从容,生怕两人打斗波及了灵芝,夏沅将灵气覆在体表,猫着腰地跑去挖灵芝。

    连根带土的一同挖到空间,在巨蟒‘嘶嘶’的调转进攻对象扑过来的瞬间,她闪进空间,找了个地方先将灵芝种上,灵芝千年才算宝,这是异草,不按品级排,但很多疗伤圣药都需要千年灵芝入药,别以为只是相差两百年,但效果差远了。炼仙的少年

    种好灵芝,浇了点灵泉水,又注入了一些灵气,才从空间里出来,“你把它打死了?”

    “不是我,是它,”

    指指一个正趴在蟒蛇身上啃咬的豹子,“金钱豹?我上次放它走的那个,”

    一声豹吼,吞下一块蛇肉,嘴上还滴着蛇血的金钱豹朝她优雅地踱步走来,夏沅头皮发麻,“就站那别动,”从荷包里取出一个玉瓶,倒出一粒饲灵丹,“张嘴,”

    豹嘴张开,她投了颗饲灵丹进去,这饲灵丹是喂灵宠,助它们修行的,普通野兽,吃一颗要用十天才能吸收。

    喂完豹子后,她走到大灵芝不远处的一片小灵芝前,采了几个灵气足,年份好的收进空间,准备拿回去给爷爷奶奶配养丸药或做药膳吃,拍拍豹子的头,“这小灵芝就给你当口粮了,”

    一旁,顾元琛正在处理那条大蟒蛇,将蛇胆挖去,将蛇皮割下,又割了几块蛇肉下来,剩下的同样留给豹子做口粮,夏沅已经习惯了他的残忍,采完灵芝后,就将被蛇尾扫断的树木收起来,都不粗,最粗的是一棵紫檀树,直径也就二十多不到三十厘米,两棵樟木,都是直径二十厘米左右,20厘米左右的白松两棵,十几厘米的榉木两棵,余者都是些矮棵小灌木,那种合抱的大树木,只是打了幌,没什么事。

    虽然这些木材不怎么符合夏沅的择木标准,但拣来的不要白不要,一股脑的全收了,做不成木材的,就当柴火上了,反正家里烧的是土灶。

    到底还是又寻了一棵合抱的樟木才往回走,“你回吧,有时间我再来找你玩,”对跟着她的大豹子挥手再见,一路没有耽搁地回了山谷,先用储物镯将珍珠收起来,待箱子做好之后再分装,然后最后一次检查了下小谷,确定没啥忘拿的,阵法无遗漏,这才带上傀儡一起走,这是夏鹤宁强调的,顾元琛复议,万一到了长白山遇到什么禁制洞府,也不怕实力够不上,连进去的资格都没有,夏沅想想也是,就同意了。

    回去后,夏沅将除了沉香树以外的树木都交给了夏鹤宁处理,包括两株百来年的小灵芝,顾元琛则将清出珍珠的几缸淤泥给了他,让他去肥田,湖心湖蕴养珍珠的淤泥,能差到哪去?就算不堆出个灵田出来,至少能够得上黑土地的肥力。

    晚饭除了夏奶奶做的几道家常小菜外,夏鹤宁还亲自下厨,用顾元琛带来的蛇肉和山鸡做了一锅龙凤汤和香菇扒蛇肉,男的,有一个算一个,都吃的赞不绝口,女的这桌,除了夏奶奶和夏沅一点不沾外,连柳诗诗都吃了不少。

    次日,二伯父陪着二伯母从城里签完合同回来,“合同还顺利吧?”

    “顺利,我和香各出一半的钱,她时间多,要负责日常管理,我们说好了,除去所有开支,四六分成,她六,我四,”

    “二嫂,你们不是要去京都谈进货的事么?干脆跟二哥一起去,路上也好有个照应,”

    顾元琛也亮事,给了她一张金卡,“你到了地,将这个拿给queen的负责人看,我昨个给他去了电话,他说下周他要出国考察,你若赶的急,就这几天过去,他还能安排人招待你,不然就等到两个月后了,”

    二伯母急了,虽然库里的存货还有些,但也不够支撑两个月的,当即就给夏小香去了电话,跟她说了这事,问她有没有空,两人一起去京都,把这事定下来,夏小香说她手上还有个病人,一时走不开,让她自己先去,回头有啥事,电话联系。

    撂下电话后,二伯母就给她二哥去了电话,让他帮忙定最近去京都的火车票,两张!

    也是晚上的车,不过跟夏沅他们不是一个车次。

    一听二伯母要去京都,夏沅也起了去京都看戏的心思,顾元琛哪可能答应,直接将人捞上车,他们虽然是同一个方向,但地点不同,便是中途转车也碰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