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诚度分析中,请等候....
墨缘文学网 > 玄幻·奇幻 > 远古神话 > 长生界最新章节 > 长生界最新章节列表 > 第688章 怎能忘记(大结局)

长生界

第688章 怎能忘记(大结局)


( http://www.mywenxue.com 墨缘文学网 )更多请登录墨缘文学网 全网唯一地址 http://www.mywenxue.com ,手机阅读登录:http://wap.mywenxue.com,欢迎您的来访 >>>

    前面还有关于结局的一章,交代了某些人的去向,我以为两章加起来六千字就能结束了,但结果现有很多东西都必须写出来,结果写了足足将近十万八千字,是预想中的三倍量。

    所以,最后这章大结局这么晚才贴出来。实在没有办法,因为多写了十万多字。结局前后将近十万八千字。我没有倜惰,写了大半,通宵直到现在。

    “这具石王体可承载皇者神力……”五位异界圣祖同时省现了异常。

    “返本还源,望穿古今!”一名异界圣祖大吼,双瞳中射出两道神芒,笼那九分合一的石人。

    一幅幅画面飞快浮现而过,他们看到了迳尊石人的过去。

    这尊石人来历非同寻常,竟然是在九州由九灯神火育出的天生石王,可以说具有三皇五帝等人的传承,可承载皇者神力,具有无限潜能。

    同时看到了关于他的很多的往事,被老石龟捡到、养大,轰杀九十九重石阶无功而返,被裂。

    “咦,还有一尊!”很快他们在那悬浮的天帝城中又现了一尊石王。

    借助双瞳,看穿过去。

    “名为天帝,血肉无上祖神……有意SI!”异界圣祖冷笑。

    所谓的天帝也是九灯由育而出,本应与九分的石人合二为一,有冲去皇者的可能。

    但是,天帝有悔,未与九分石人相合,自己沉寂无尽岁月修炼石王体,想自破关。

    但是再出世时,第一尊石人已经九分殒。他以血肉无上祖神修炼,但未能兼修石王体,最终有悔而终,在si wang世界重生。

    “喀嚓喀嚓”

    天帝城中传来碎裂的声响,一尊石王破碎躯体,展现出血肉之躯,而后刹那间与九分的石人合一。

    化成一尊半血肉半石王的者,头顶帝城向前走来,抵住五位异界圣祖。

    与此同时,盘古、伏羲、燧人、娲、神农等各自射出一道神光,没入其半血肉半石体的体中,让其顿时ZHAN力提升。

    三皇五帝等想借助这尊石王休出手,合力激ZHAN异界五位圣祖,因为他们自己即将朽灭。

    “我们的形体虽然腐朽了,但道源还没有绝灭,杀他如拔草碾虫!”五位异界圣祖向前逼来。

    由诸天圣物构建的小世界中,顿时光芒万丈,大道本源震动,双方开始了最后的大对决。

    “杀……”

    外界喊杀震天,不断有石王陨

    天地间早已被血水染红,无尽的尸骨堆积成山成海。

    也不知道大ZHAN了多久,可以腾空的人越来越少,无尽修士永远在自这个世间除名。

    “轰”

    就在这时,由圣物构建出的小世界中,随着最后的惊天一击,分出了胜负。

    半血肉半石体的石人粉碎,天帝城亦化成飞灰,飘散而下。虽然石体与血肉之躯合二为一,无限接近于皇者,然五位异界圣祖早已在跨界时遭受重创,但也不是他可以ZHAN胜的。

    与此同时,盘古、娲、燧人、神农等人的躯体更加模糊了,他们已经没有多少ZHAN力。

    “咚”

    一声沉闷的巨响出,诸天万界像是要大破灭了一般,天摇地动,所有修士全部毛骨悚然。

    在这一刻,无尽的压抑涌来,让人有窒息的感觉!所有修士不自停了下来,ZHAN斗生生被断,一股冰冷的杀意让所有人都脊背寒。

    诸夭万界都在颤栗!然是小世界中的五位异界圣祖也全都,望向遥远的天际尽头。

    如惊涛拍岸,似乱石穿空!滚滚云雾,犹如烟,冲入苍穹。

    无尽的云雾在翻涌,很快如海啸般冲至,万界便是因此而颢抖。

    而这一切仅仅是因为五匹太古蛮冲来,踏裂在了苍穹,撼动了诸天大世界。

    五头蛮高大凶狂,有的形如怒狮、有的凶似恶虎、有的状若犀牛,但各个覆鳞甲,气焰滔天。

    在它们的蹄下,无尽混沌在翻涌,激起滔天巨浪拍天穹!它们踏破大世界而来,是的,没有错,五头凶狂的蛮接连踏碎九重真实的大世界,破碎苍穹出现在这里。

    可以清晰的看到,在他们的后就有九个古界永远的朽灭,不复存在了,在它们的铁蹄下彻底粉碎。

    狂暴与恐怖是它们的最真实写照!在五头可怕的蛮上,各骑坐着一名恐怖的皇者,但这五人皆巍然不动,双目闭合,像是五尊石雕,寂静无声。

    “皇者……”漫天修士全部

    皇者未绝!所有人都以为异界五位圣祖是最后的五位古皇,不曾想最终却是这五人未终结一切。

    无论是异界修士还是九州者,所有人都全部,任谁也没有想到,最后是这五人来改结局。

    “砰”

    五人同时出手,一下子就碎小世界,让那吞门都一阵模糊,险些崩溃。

    五头蛮踏碎苍穹,登上九十九重石阶,越过通天死桥,五种大道本源直冲而出,将取前方威胁最大的五位异界圣祖。

    那种可怕让所有人都心胆皆寒,这远比虚皇以及五位异界圣祖的本源大!“轰”

    五位异界圣祖当场便被侦压了,他们原本那近乎朽灭的躯体一下子就崩碎了。

    “隆隆隆”

    五种大道本源旋转,当场将异界五位圣祖的大道烙印碾碎。

    无比的势与可怕!这个场面震惊了所有人,异界所有修士莫不苍白,几乎不敢相信这一切,形势逆转之快让人难以接受。

    这五位骑士恐怖的让人颢栗,所有人都感觉到了那种骨子里的恐惧。

    “竟然是你们,乱古的……”异界五位圣祖元神被冲散的刹那,出了最后的大吼,有惊惧亦有不甘。

    “苯!”

    后方,异界众神大呼。

    但是,终究不能改这一切,五人骑坐太古蛮一冲而过,无谓异界圣祖形体城飞灰,无神溃散。

    直到这时,五位骑士才睁开眼睛,顿时有十道神光洞穿虚空,他们的眸光比闪电还要可怜,比天剑还要锋锐,直透本源。

    “盘古、娲、三皇五帝你们想不到吧,我们还活着!”

    五头蛮嘶吼,五位皇者当中一人的声音冷冽无比,像是刮骨的DAO在锵锵作响。

    破碎的大地上,6ZHAN等活下来的石王前,一道虚淡到极点的黑影重现,正是那尊圣影,他然未死。不过此刻却虚弱无比,艰难的开口道:“是……乱古五雄!”

    太古前诸皇大ZHAN,那时是真正的乱古时代,这五人当年赫赫有名神威震慑寰宇,被称作乱古五雄。

    传说,五人然在皇者中亦可称雄,霸绝一方,但树敌太多,最终被诸皇所杀,消逝在那个澜壮阔的乱古时代。

    后来,万界生惊天巨,不容皇于世,先天九皇回返唯一真界,后天二十七皇、三十六帝也jin ru本源真界。

    自那个时代后,天下间再卖r皇者。

    可是,任何人也不会想到,乱古五雄并为消亡,在最终的时刻出世。

    就在这时,乱古五雄中的一人,一指点出,一道本源大道光束,顿时洞穿了盘古。

    “截界指!这是可截断大世界,毁灭苍生万物的指力,如其名一般,是真正的截界圣指。

    盘古王长啸,原本就已经很模糊的体,更加的虚淡了。但是,他吼动天地,威压万界,石斧立劈而来,是一股不屈的ZHAN意在支撑着他。

    “嗡”

    巨大的颤音,可怕的石斧划破长空,斧刃都快形了,不断震动。

    “盘古永逝!”

    乱古五雄同时出手,五头蛮摇头摆尾,仰天嘶吼,一冲而过,盘古那巨大的体,顿时龟裂,出现一道道血痕,而后轰的一声爆碎。

    像是天地的脊梁崩塌了,血肉化成-了黄泥,而后灰飞烟灭。

    “不!”

    九州众人无比悲恸,活着的盘古王与从过去召唤来的盘古ZHAN魂,永远的殒逝了。

    乱古五雄神威震世,让漫天修士噤若寒蝉,其中一人一招手,将盘古石斧接到手中,道:“可惜,这第二圣兵在太古前被碎了「残体不复往昔威力。”

    “杀!”

    九州一方,冲出一队人马,悲怒交加,不顾一切冲了过来。

    可是,他们还没有临近九十九重石阶,乱古五雄中一人可怕的日光便望了过来“噗噗噗”响声不断,一团团血雾崩散在天空中。

    乱古五雄当中的一人,随意一瞥,可怖的目光便洞穿了所有人,让一干者全部灰飞烟灭。

    这便是传说中的太古五雄,神威盖世,没有人可以阻挡,然是太古前的皇者中也近乎无敌。

    “回来!”

    刑天、蚩尤等人祖低喝,余者止住了步伐。

    “蚊虫也敢向天鸣?”乱古五雄扫视诸天,睥魄天下,根本不将万界修士放在眼中。

    “然盘古真复活、三皇五帝死而再生,也无法阻挡我们,我们乱古五雄并不是被他们馈压的,绝非虚皇等无能之辈可比,是我们自己归隐了而已。”

    破碎的大地上,异界的尊圣影,艰难挪动躯体,道:“果真是乱古的五雄……三皇五帝然重生,也不见得可以压制乱古五雄……”

    闻听此言,众人莫不吃惊。

    小世界中,乱古五雄轻蔑的扫了一眼尊圣影,而后一道神光射来,顿时令其真正朽灭。

    其实,尊圣影原本也不可能长存世间了,最多还有半个时辰可活,但乱古五雄依然无出手,可想而知他们冷酷的心

    乱古五雄,声震万古诸夭。

    “太古前诸皇随征ZHAN不休,但却可长存万界中,不过我们已由预感,有惊天的故将要生,故此隐匿了起来。”

    “果不其然,诸皇在万界中开始朽灭,再也不能永恒长存,有近半的太古大能彻底绝灭。若不是即时jin ru唯一真界,恐怕天地间将再无皇者,永远绝灭。”

    “我们怀疑有人主导了这一切,盘古、娲、三皇五帝最有可能!诸皇要破灭万界,祭炼永恒真界,而他们几人却反对这一切,怜悯可笑的蝼蚁蚊虫。”

    “虽然不知道他们做了什么,但绝对与三皇五帝有关,只是可悲亦可笑,他们做成了什么?封头来全部殒,被后世子孙召唤来ZHAN魂又能如何?”

    “我们就是要在这最后的关头,粉碎他们的一切成果,让他们所有的努力万古成空!”

    乱古五雄将盘古、娲、三皇五帝批驳的一无是,冷笑连连,望穿万界,以蔑视的眼光不断扫视八方,充了讽刺的意味。

    “不过是几个可笑的人,几个优柔断一事无成的人,几个辛苦万古却虚幻一场的可怜人。”

    “妄图改这一切,却将自己搭搭进去的可怜虫!”

    “不过,我们最终还是要感谢他们,费尽心力准备万古,但最终成全了我们,我等将掌控唯一真界。”

    九州一方,三皇五帝等统领的上古先民部众,全部大怒,有人毫不畏惧,昊英氏、有染氏、朱襄氏、葛天氏、阴康氏、无怀氏等部相继有人站出,上前怒斥。

    “你们然ZHAN力盖世,也不过是无德凶狂之辈,怎能懂得三皇五帝的博伟怀,怎么能与他们相提并论,你们又怎能如此辱蔑我祖?”

    “太古前,诸皇征ZHAN,只有破坏,没有建设,生灵涂炭,血染诸天,怨魂横三万界。”

    “你们过所之,万族俱灭,草木皆凋,天地同朽,凶威浩下,无乐土,无安康,无祥和,无宁静,无生灵。

    “只有你们的爪牙与屠DAO可活。你们所做的是,要毁灭万界,有的只是漆血、杀戮、破坏,毫无建树。”

    “而我们的祖先悲天悯人,他们具有大气魄、大慈悲、大毅力,要改这一切,重定天地秩序,结束黑暗与ZHAN乱,扫平杀戮与凶狂,让万界重归安宁。

    “你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自己,屠戮万界生灵,破灭万界,祭炼永恒真界,大肆破坏!  而我们的祖先,他们不是为自己,为了你们眼中的蝼蚁蚊虫,他们以大气魄,决定重定乾坤秩序,创建理想中的祥和、安宁的乐土。”

    “他们大慈无疆,大爱无界,大勇无双,岂是你们可驵左辱与对比“无论他们成也好,败也好,他们都会令我们敬仰。死,也永生在我们的心间 !  而你们,活,也不过活在自己一个人的世界!”

    九州一方,诸多修士毫不畏惧,慷慨激昂无比。

    “够了 !”乱古五雄中的一人,一声大喝,顿时将那群人震成了齑“蝼蚁蚊虫也敢向天鸣?!”乱古五雄睥睨天下,道:“三皇五帝将永灭!”

    说到这里,五人骑着五爻 蛮在皇者古LU上向前逼去,而此刻小世界中的三皇五帝等ZHAN魂已经越来越模糊,然乱古五雄不出手,他们也难以长存世间,即将随风而散。

    “伏羲纳命来!”乱古五雄中一人工前,震天吼音,让前方的几道本源八音在微弱轻鸣,黄铜八卦崩碎虚空中,在一道炽烈的血闪电中,伏羲殒

    后方,一盏盏古灯在破灭,油尽灯枯。

    三皇五帝五帝齐震,但是他们的魂力耗尽了,在乱古五雄的轰击下,一伞个相继消逝。

    “杀 !”

    在后方,九州众神全部杀将上来,众人合力,要登临九十九重石喊杀震天!天穹上,旌旗招展,大旗迎风猎猎作响,云雾翻腾。

    大庭氏、柏皇氏、中央氏、卷须氏、栗6氏、骊连氏、赫胥氏、尊卢氏、混沌氏、昊英氏、朱襄氏、葛天氏、阴康氏、无怀氏……

    上古先民,足足有十几部大军,黑压压无尽,向前杀来。

    “盘古开天辟地,虽死犹生,能否忘却?

    “永生心中 !”

    “还有谁记得,煺人氏点亮了人族地前LU?

    “我们记得!”

    上古先民,十几部大军,吼动河山,自问自答,血泪面,向前冲“怎能忘记,神农尝百草,埋骨他乡?”

    “永不忘记!”

    “还有人是否知晓,娲泣血补天,以血由之让我人族得以延续“我们知晓!”

    悲壮的声音,响彻天地,三皇五帝坡下,十几部旧众视死如归,冲向小世界,想要阻挡那正在生的一切。

    可是,当他们临近时,伏羲殒、煺人伤逝、黄帝归去、神农消亡 ……“盘古、娲、三皇、五帝,万古先祖,不论成败,永不忘记,永活心间 !”

    看着盘古不存于世,三皇五帝渐渐亡失,悲吼震动山川大地,贯穿万古诸夭。

    其力虽不可撼皇,但其势却已震皇 !悲壮怒吼不竭,十几部大军,无穷无尽,杀向乱古五雄。

    “澈尘岂能撼天? !”

    乱古五雄俯视天下,连连点出神光。

    “砰”

    “砰”

    “砰”

    一片片血雾升起,无尽的血言在弥漫,九州众生血染苍天。

    九州众视死如归,慷慨潋昂,望祖先凋零,看三皇五魂灭,所有人都是血泪面。

    死也没有人后退,全部向前,向前,再向前 !他们 以鲜血铺LU,吼动山河:“那断裂的巨山是天地的脊梁,那干硬的黄泥是大地的血浆,那如山的尸骨是祖先的悲凉……死亦无悔!”

    无尽修士粉碎,大庭氏、柏皇氏、中央氏、卷须氏、栗6氏……很多上古先民部众永远灭族,成为历史。

    “杀 ……”

    漫天悲壮的嘶吼,无尽的人前仆后继,无力改结局,他们舍生取义,以自己渺小的躯体向苍穹、向皇者表达不屈 !“杀 ……”

    天人族数位古王出现,泣血而歌,杀向那小世界中。

    随后,数个文明前消逝的九州种族重现天地间,血而行,登天而上,以血菜青天,以悲歌震动诸天圣物。

    九州一方,无尽生灵,一往无前,杀向天穹。

    然是乱古五雄,也不得不,他们感受到号-一种悲壮的气势,一股让他们都心惊的ZHAN意。

    “那就全部毁灭吧!”

    乱古五雄出手,九州众血成河,异界诸神也尸骨成山,诸天万界所有修士,全部是乱古五雄抹杀的对象。

    “没有时间了,我们不能长久存于这个世上。要立刻jin ru始圣鲜血在淌,汇聚成河,汇聚成海,但是没有人可以阻挡乱古五雄,他们大步前行,对抗那天堑中的蛮,冲到了那扇门的近前。

    “轰”

    无尽杀念冲至,乱古五雄被阻挡而回。

    先天九皇、后天二十七皇、三十六帝无尽杀念冲来,灭杀乱古五“你们杀意无尽,神力无穷又如何,真能阻挡我们吗?”

    “没有人可以阻挡!”

    乱古五雄大圆境界的皇者ZHAN力,震古烁今,力挡杀念,五人同时走到那扇门前,即将迈步而入。

    “轰”

    突然,古今未来,同时震动!一口血的巨洞出现,但又在刹那间崩碎,不过有足足有八人冲了过来,将乱古五雄冲击的倒飞了 出去。

    “好大的神力 !”

    乱古五雄并无惧意,反而冷笑连连。

    “终究被你们合力穿 了唯一真界,冲出了八人,但这又能如何,你们挡的住我们吗?”

    对面的八位皇者,神威凛凛,气势压盖万界,面对五雄全部露出冷漠的神

    “我们八人乃是唯一真界古往今来最的帝皇,你们乱古五堆然再大,但在我们眼中也不过如此,八人足以杀你们五人 !”

    八人浑是血,显然跨越唯一真界时,他们付出很大的代价。

    乱古五雄,并排站在一起,眼中绽放出骇人的光芒,道:“如果你们入人在全盛的状,或许我们 五人还有些-忌惮,但是现在你们没有机会!”

    “我们亦想说,你们没有机会!”八皇大喝,向前逼去。

    在下一瞬间,皇级大ZHAN爆 !万古诸天都碎裂了,但是这个过程中没有持续多久,乱古五雄与唯一真界的八皇同时冲进了那扇门,然是天堑中的巨也无法阻挡。

    他们边ZHAN边杀了进去 !那扇门并没有关闭,可以看到他们在里面激烈的大ZHAN,混沌破灭了又重生,轮回更替了又重复。

    皇级大ZHAN,将始圣地都快爆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 久,乱古五雄与最八皇全部停了下来,似乎都已经难以支撑,他们的躯体在碎裂。

    但紧接着,乱古五雄与唯一真界的最八皇,同时冲起,再次大ZHAN在一切,大道本源 不断碰撞

    “杀……”

    突然他们又杀了出来,的天崩地裂,诸天圣物乱飞,天碑都龟裂了,随后他们而后又杀了那扇门。

    反反复复,也不知道过了 多久。

    终于,乱古五雄唯一真界的最八皇,停止了ZHAN斗。

    他们无法分出胜负,不再ZHAN斗,诸天圣物的一般,接入里面,而后化成十三道光束,冲向了始圣地的 对深

    乱古五雄与唯一真界最八皇,无法分出胜负,现在要凭度争夺圣地掌控权。

    但他们都留了后手,将一半的生物接到里面,    防止那扇门意外闭合,各自都留了退LU。

    毕竟,取得最后胜利的只有一方,另一方注定将灭,不得已各自留下后LU。

    九州众人哀恸,祖先ZHAN魂殒,让所有人都沉浸到难以悲伤中。

    诸天万界的 修士,也惶惶然不知如何是好,诸神全部脸苍白。

    “轰”

    就在这时,始圣地深,传来了惊天的怒吼声,双方似乎展开了最为惨烈 终极一ZHAN。

    就在这时,诸天石王全部一动,若是那双方同归于尽,岂不是他们的机会。

    这极有-可能 !“拼了 !”

    无论如何,他们也难有活LU,对方是炼化万界的,所有人都要死,与其如此不如搏一搏。

    有石王祭出,一艘石船,很多人冲了上去。

    “难道是皇古神船?”很多石王惊呼。

    6ZHAN等异界诸王与那石船的主人相,成功得到一席之地。九州的王者被排斥在外,没有获得席位。

    通天死桥后的皇者之LU,石王都很难通过,但石船成功jin ru皇者之LU,载着大批高手jin ru那扇  门中。

    “三皇五帝,你们永逝,我们登临了这里 !”乱古五雄的声音传出:“不过要感谢你们万古的努力,给我们铺就了这样一条大道。”

    “这是属于我们的 !”唯一真界最八皇的声音传出,同样充了冷酷的意味。

    九州一方,所有人都感觉很悲凉,齐声大呼:“祖先……

    一切成空,让每一个人心如死灰,充了无尽的哀意。

    “隆隆隆”

    就在这时,万古诸天震动,诸天圣物摇颢。

    三皇镜、五帝塔、天碑都等全部冲要冲天而去 !那扇门渐渐模糊,即将永远的关闭。

    “盘古、娲、三皇五帝……是你们 !”

    乱古五雄大叫,充烈的不安。

    唯一真界中的最八皇,也在嘶吼:“万古的骗局,三皇五帝我与你们不死不休!”

    声音越来越近,十三位最古皇似乎极度惊恐,正在向外冲来。

    不过,这一切都已经晚了 !天地间,一只粗糙的大手显现,一下子抹平了那扇门,让那里彻底闭合。

    “布局万古,我等入瓮,让天下隐藏的皇者尽出,三皇五帝、盘古、娲……”乱古五雄吼动万界,但是声音终究被截断了,那扇门彻底闭合。

    那只粗糙的大手,洞穿古今未来,连接到了太古洪荒前,又洞穿了无尽未来。

    千古万界,古今未来,被一只大手相连通通,而后,那只大手化成十道影,正是盘古、娲、燧人、伏羲、神农、黄帝、缬顼、帝喾、尧、舜 !一个个人祖再生间,重现于世!“这怎么可能?”异界残余的者莫不,诸天万 界修士也难以理解。

    然是九州一方,也全都阵阵呆,不明所以。

    “没有时间了,随后还要看你们!这是诸多 人祖硌神念动。

    “各位圣祖你们未曾逝去?!”

    “可以说已逝,也可以说未逝,本在不生不灭间……

    盘古化成血泥,神农尝百草埋骨他乡,遂人神躯映火照……

    “但我们神识不朽,为你们所记,所以si wang并未成为终点。

    “我们各自三分己,一部分在过去,一部分在现实世界,一部分在 未 来……”

    “贯古通今,万古沉寂,我们等若逝去,化成天地的一部分,与万界相融相合……”

    众人震惊,诸多圣祖,各自的躯体与元神,一部分在过去,一部分在现在,一部分在未来,默默沉寂万古,等待的就是今日啊!无需说,此刻亦可知晓,万界中不能容皇级者长存,是他们在布局,在逼皇级高手全部jin ru唯一真界。

    “古今未来,天下皇绝!”

    盘古、娲、三皇五帝齐声大喝,千古万界中天音震动,古今未来贯穿。

    他们化成了无尽璀璨神光,开始动界之力,要以万界伟力炼化唯一真界!到了现在,异界修士脸惨白,诸天万界者,亦全释震惊到了极点。

    盘古、娲、三皇五帝布局万古,令所有皇者jin ru唯一真界,谁能想到会是这样?

    今朝一夕间,要天下皇绝。

    这真是让人心惊胆ZHAN的大局 !“我等亦将永远消逝,不复存在,重整天地秩序,建立祥和宁静的理想度,只能留给你们了,我们能做的仅仅到此……”

    盘古、娲、煺人、伏羲、神农、黄帝、缬顼、帝喾、充、舜全部化成了神光,在熊熊燃烧。

    “我等待与天下皇共绝!”

    一ZHAN功成,万古努力,只在今朝,解决所有想毁灭万界的皇级者,将万古敌人一网尽。

    那消失的门户,几次浮现而出,但又几次隐没消失。

    至此,所有人都明白了“掌控始圣地,便可掌控唯一真界”是一个心布下的千古骗局。

    这一切,都是为了完善那万古大局,椁没有jin ru唯一真界的皇者入,天下绝皇,沉寂万古,一ZHAN永绝后患。

    布局,先行让己方相信,瞒过所有人……至今才被揭晓 !诸皇想毁灭万界,成就唯一真界,不曾想到头来唯一真界将被炼化,万界将长存。

    蚊虫蝼蚁未绝,诸皇全全天!万古大幕下,一切都成定局。

    神火熊熊燃烧,盘古、娲、三皇五帝化成无尽神焰,领万界诸天以及无尽虚无地带还有浩瀚无边的混沌地域,开始熔炼唯一真界。

    “如此还不够……”

    就在这一刻,那只粗造的大手再次浮现,将萧晨掌握石罐收去。

    “轰”

    石罐被揭开封印,里面的锁封万恶之源的五帝塔飞出,六面不断转出庞大的气,跟随熊熊燃烧。

    那 是 …… 众 人 吃 惊。

    “这是太古前被馈封的 本源,汇聚了十五位皇级者的终极大道神力,燃烧他们,导万古诸夭气,导浩瀚混沌本源,炼化唯一真 界……”

    “三皇五帝、盘古、娲,你们好手段 !”

    愤怒的咆哮声传出,先天九皇、后天二十七皇、三十六帝、还有乱古五雄全部怒吼,无尽杀念传出。

    但是,唯一真界在被炼化,他们却无法冲出,结局已经注定!“轰”

    在熊熊燃烧的圣火中,一切都将结束时,突然传出剧烈震动声。

    那扇门再次浮现出了,因为有一半的生物乱古五雄最八皇jin ru了里面,他们重新构建神门,想要破围而出。

    在烈火中 即将永逝的盘古、娲等在火焰中浮现影,全部蹙眉。

    十三位皇者将冲出,可是他们已经无力分,要全力炼化唯一真界,对抗那数十名帝皇的杀念与忽力 !“天碑中有无尽英灵的圣血神魂,可以借力。洪荒古村乃是唯一真界的圣地,可以它馈压那扇门,接下来全靠你们自己了……

    三皇五帝、盘古、娲在烈火中的影越来越模糊了。

    “祖先已经舍取义成仁,我们的命运宇控在自己的手中,创建理“杀 !”

    “动万古英灵圣血,阻止他们复出 !”

    千万大军向前冲去,无尽的修士在堵那扇门。

    与此同时,三声龙啸传来,逆龙王、黑龙王、龙王带洪荒个古村出现,村中所有人都被收出,以古村占压向那扇门。

    “万古诸天,无尽永恒,锁封此门 !”

    无尽修士在呐喊,以血肉锁封此门。

    盘古、娲、神农、燧人、伏羲、黄帝等将永逝,如今只能九州众生自己。

    萧晨盘坐在地,召唤第九面天碑,轰隆一声巨响,苍穹破碎,巨碑从未知古地降临而下。

    烈火中,盘古、娲、煺人、伏羲等渐渐模糊了,渐渐消逝了。

    所有人莫不悲恸,他们血前行,钊压那扇门。

    他们齐声大吼,自问自答,以鲜血铺LU,吼动山河。

    “盘古开天辟地,虽死犹生,能否忘却?”

    “永生心中 !”

    “还有谁记得,燧人氏点亮了人族地前LU?

    “我们记得!”

    千万修士,吼动河山,自问自答,血泪面,向前冲去。

    “怎能忘记,神农尝百草,埋骨他乡?”

    “永不忘记!”

    “还有人是否知晓,娲泣血补天,以血肉之让我人族得以延续“我们知晓!”

    悲壮的声音,响彻天地,三皇五帝坡下,所有修士全部视死如归,冲向洪荒古村,馈压那扇门。

    “三皇五帝你们终奕亏一篑 !”

    那扇门竟然清晰浮现了,十三位皇者将要冲出。

    就在整个时候,蚩尤与刑天等仅存的几位人祖来到了萧晨的边,开始相助于他。

    “无尽英灵圣血魂力封印此门 !万古诸天齐震,所有人都在呐喊。

    “轰隆隆”

    九面天碑射出一道道奇异的符文,全部映入萧晨的眼,而后盘坐在洪荒古村开始破碎天碑。

    萧晨一声大喝,肉壳崩眸,千万修士合力,积聚而来无尽神力,汇聚到到此,与无尽行文相合,轰隆一声,无论是那扇门背后的还是外面的所有天碑全部震碎。

    无尽英灵圣血,熊熊燃烧,溶入洪荒古村,堵住了那扇门。

    “嗡”

    就在这时,那枚重组的白骨片也飞来了,这是盘古、娲等圣祖的圣骨华凝聚而成,此刻也开始镇压 此地。

    只是,然诸天圣物毁灭大半 了,那扇门依然无法彻底闭合。    因为,唯一真界中,二十七皇、三十六帝等全部在催动神念,支撑那扇门,相助乱古五雄等人出围,救助他们就是救助诸皇自己!“万古努力,不能功亏一篑,祖先已经将道LU铺平,我等亦可自老子、佛陀、庄子、孙武、庄子、达摩、陈抟、葛洪、张三丰等大能全部冲起,    以柒血,祭炼己溶入 洪荒古村,以血肉相祭!随后,众多大能全部冲出,冲向洪荒古村,祭出自己的血肉神力,对抗万古诸皇。

    “我等亦不甘。

    夏启、商汤、周文王……秦皇、汉武、唐宗、宋祖等历代帝王全部出现,那是英 灵神魂,,带领无尽鬼兵杀至。

    “杀 !”

    吕尚、吴起、孙膑、乐毅、李牧、韩信、李广、霍去病、卫青、李靖、岳飞、班、王阴阳、6逊、袁 崇焕等历代名将跟随在后冲杀。

    随后,天人族,古人族,龙族、人族等诸多文明史的者全部冲诸皇的杀念无尽,但那扇门却渐渐消失,万古诸天,所有生灵合力,镇压此地。

    五帝塔五层同时出现,镇压而下,三皇镜光芒闪耀,降临而下……

    萧晨在这一刻,感觉双眼模糊 了,他已经重组肉壳,感觉到了所有人的共同心绪,一往无前,视死如归!他看到火袅、阿水、宇文风、楚行狂、绝DAO、撒摩、妖妖、雪舞、赵重阳、梦袭孽、沧海等人相继殒……

    他看 到四亿也舍生忘死,粉碎在洪荒古村前,他看到吴明也是神钤碎,形神俱灭。

    他看到冰兰、雪梦、奇儿、济活佛、廉颇老人全部殒

    他看到隐在龙岛的老树人与不死王者也到了,最终殒,实现了他们自己的诺言,尽最后一分力 ……ZHAN死。

    “砰”

    珂珂的失乐园崩碎了,小东西浑是血被萧晨抱在怀中,与此同时失乐园的一面石刻让他顿时神一滞。

    那是若水的石刻,是通天死桥上的刻画,不过此刻连通天死桥都崩碎了,此时在一阵光华中这片石刻也灰飞烟灭。

    若水,若水,若说,萧晨连喊了三声,但最终也只能转头,继续……向前冲去 !随后,他看到清清的深狱渊崩碎,梦想之扎根洪荒古村中,奉献出无尽神力。

    “轰”

    葬兵谷中的一干祖神兵,也崩碎在了古村

    “我们来结束这一切!”

    蚩尤与刑天,最终冲天而起,他们的石体沐无尽英灵圣血,而后突然光芒万丈,血肉重生,被压制的  力量与所有修士的气合一,他们刹那升华到皇级境界。

    不过这并不是完的境界,而是为 了行突破而突破,瞬息升华,而后带动洪荒古村馈压在了那扇门上。

    石中帝大叫了一声,也冲了上去,他也无限接近之级境界,血升华,粉碎在洪荒古村中。

    先天九皇、后天二十七皇、三十六帝、乱古五雄的杀念终于渐渐弱了下去,被盘古、娲等神魂来的万界神华与无尽混沌气祭炼在了真界中,气息渐弱。

    “轰”

    最终,那扇门彻底消失,不复存在。

    “父亲……”珂珂大叫,浑是血,因为珂父也殒了。

    萧晨紧紧的抱住了它。

    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 !万古诸皇的杀念亦是如此的可怕,付出这样惨重的代价才最终镇封那扇门,彻底炼化唯一真界。

    圣火熊熊燃烧,直至千百年后,神火才熄灭,万界也几乎不复存在了,唯一真界化开,诸天相连,最终成为一界。

    当万古诸天成为一界后,干枯腐朽的尸体无尽无数,没有人知道他们的份,但是他们却尽了自己最后的一分力量。

    “你们以为结束了吗?”归于平静,但不能平静,下大幕的刹那,一个可怕的声音充了无尽忽毒与恨意。

    唯一真界被化开后,有皇者未绝!此时,三皇五帝、盘古、娲却已经逝去,人祖蚩尤极尽升华刹那,也已不复存在。

    三个人摇摇晃晃,从化为混沌的唯一真界中走出,杀意无尽。

    “我未死,不是贪生怕死,是为了留下命等你们 !”一座荒山上,萧晨盘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三位皇者未绝,虽然被炼化的险些形神俱灭,但毕竟活了下来。

    “一个小小的王者也敢张狂,不知死活!”三位皇者怨气滔天,大“就凭此剑阵杀你们 !”

    空间扭曲,古今未来贯通,如同盘古、娲、三皇五帝等人一般,四十九把ZHAN剑分在过去、现在、未来三个时空中。

    在合一的刹那,将震古烁今,威能达到极点 !此刻,古今未来贯通,四十九把ZHAN剑浮现而出。

    萧晨体各个神化的穴道,一道道盘坐-的影全部站起,仰天长啸,震动山河。

    “又是盘古、娲、三皇五帝,是他们留下的神图,这是他们大道三个未死的皇级者大怒,唯一真界便是葬送在那些人的手中,至死那些人依然还有后手,让他们三人怒到极点。

    “我只是一个小兵,待会厚茸我应尽的责任!”

    萧晨体冲出无尽的影,与四十九把ZHAN剑相融相合,那是神图的神图完整,萧晨化为一,与之相合。

    “嗡”

    仅仅一声轻颢,三位险些形神俱灭的皇者,虽然逃过被炼化在唯一真界的一劫,但最终还是彻底灰飞烟灭!神图分解,神图的有效补充化成虚影,重归萧晨体,四十九把ZHAN剑分开,刹那间冲向过去,冲向未来,冲向远空,依然是分在古今未来中。

    “希望四十九把ZHAN剑永远不需要重聚了……”

    萧晨自语,ZHAN剑重新聚齐,便意味着他要再斩大敌,他不希望迳样的况生。

    世界安宁了下来,但仅仅过去五千年,却又生了一件惊天大事消失无尽岁月的赵琳儿重现,她寻到了异界等敌众残余,将她那恐怖的科武库投了过去,险些将这最后的浩大世界毁灭。

    她疯狂的大笑,眼中不断的泪,自己走入了那片毁灭区,跟随同万界种族千不存一,赵琳儿是疯狂的,她毁灭了昔 日的所有敌对种族,而后走向了自毁,这个疯狂的皇结束了自己的一切。

    千年后,整个世界渐渐安宁下来。

    但是却生一些奇异事件,不仅皇者绝灭,连石王都几乎陨干净了。

    萧晨走遍世界,也不过现了数人而已,石王竟也不能长存于世了,开始朽灭。

    唯有血肉之躯不受影响。

    后来慢慢的演,所有修士只能达到长生境界,连半祖境界都无法冲击了。

    再也没有人可以毁灭这个世界。

    当然有几个人例外,经过数千年的游历,萧晨先后见到了武祖、人戈乾、还有孤剑以及黄狮子王父子,他们都在王者境界,修为没有倒退。

    萧晨的形体,自然也在这个境界难以朽灭,他掌控ZHAN剑神图,自然可感应到这个天地中的所有者,依稀间他觉察到了兰诺亦未亡,不过却在始终没有见到,也许将来有一天会重逢。

    “贯通古今未来,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也许是一种无奈与悲这是萧晨的真实感受,他利用ZHAN剑神图斩杀三位皇者时,刹那贯通古今未来,了解到很多不想知道的事。    生死未明的武ZHAN魂、苏滢、柳如烟、白起、以及黄神戟与鸟铁印那两个老妖孽,竟早已消逝多年了 ……三亿、柳纂、一真、牛仁等最时的朋友没有一个能够活下来,早已消逝在数个文明史前。

    过去的人事物似乎全部留在了那片遥远的时空中 !萧晨感觉像是彻底斩断了过去。

    走进那愿的村中,在那里有他悉的村人,还有他的父母。这自 然不是原本的洪荒古村,那里是重新建立的家园。

    但这么多年来,村人与他的父母依然在沉睡,这自然是他以**力为之,现在一切都祥和安宁了,萧晨决定唤醒他们。

    最先醒来的是个小和尚……薄士的孩子、一真的亲侄儿。

    还有一个不愿醒来的小家伙,正是珂珂,父母全部ZHAN死,小东西可怜兮兮,心中伤感,想一直沉睡下去,逃觋实。

    在小村中还有一个区,那是一片神园,有一株梦想之正在绽放,清清正在慢慢复苏。

    当然,萧晨不会任小东西自伤悲,他决定当清清复苏时,便唤醒珂珂。

    当某一天,三具雪白的骷髅跳进小村,醒珂珂,jin ru神园后,萧晨顿时一阵惊喜,他见到了秦广王、阎罗王、轮回王三人。

    小东西到底还是个乐天派,络于再次露出了笑颜。

    “我们去找小倔龙,他重伤未死,在某一个地方沉睡……”萧晨揉了揉珂珂的头,笑了起来。

    不久之后,梦想之中的清清也醒了过来,这个小村中顿时多了很多的声笑语。

    “白壳小乌龟不要跑,又来我东西吃……”某一天,小东西珂大ZHAN后,一切都渐渐平复,往昔的所有悲伤,都渐渐被修士们连忘,祖神所要创建的理想度终于实现。

    五千年后,这唯一的世界被命名 为长生界。

    这里,百族林立,浩瀚无边,充了无尽的神话传说,对于后人来说,那遥远的过去始终笼着一层神秘的面纱,难以望穿。

    过去的终究过去了,遥远的过去,那些风血雨,那些舍生忘死的大ZHAN,渐渐被人连忘……

    又过去数千年,出现了很多的野史小说

    当萧晨看到某本杂说中记载的三皇五帝睾人的事迹后,有些愤怒。

    堂堂人祖,竟然被写的不堪入目,甚至连娲这样的圣母也被写出 了一段史,他感觉出离了愤怒,险些直接祭出四十九把ZHAN剑 !“算了。”清清拦住了他,道:“圣祖大慈无疆,大爱无界,大勇无双,不会在乎虚名,他们顶天立地,何需在乎这些野史评说。”

    当有一天,萧晨、珂珂、武祖、人戈乾重新聚在一起后,谈起往事时,全部感慨无限。

    想到昔日那惨烈的大ZHAN,那永远逝去的故人,还有那大爱无疆的人祖,几人不泪光,想到一个个人祖不为后人所尊,他们不自唱起了那祖神谣。

    那断裂的巨山是天地的脊梁,那f硬的黄泥是大地的血浆,那如山的尸骨是祖先的悲凉。

    千百年后,琴瑟和鸣,丝竹悠扬,赞颂至圣大道永昌。

    还有谁记得,煺人氏点亮了人族的前LU。

    怎能忘记,神农 架百草,埋骨他乡。

    还有人是否知晓,娲泣血补天,以血肉之让我人族得以延续昌盛世歌,大道在上,一虚幻神曲将祖先万载功绩埋葬。

    众生如蝼蚁,大道在前方,歌永高唱,只字不提炎与黄。

    莫名 心伤。

    宏伟的殿宇,磅礴的巨宫,伪神列前方,祖先的悲凉,小小的牌位都早已连忘,半尺神翕都无安放。

    可否记得有个名字叫炎黄?

    你的血液中淌着祖先的希望。

    只言大道与盛世,民族神被埋葬。

    苍穹之血,大地之,阴阳交ZHAN,泣血玄黄。

    祖先的血泪,能否动你铁石 心肠?

    祖神歌谣完毕,几人想起往昔的一切,全都  然神伤,盘古、娲、三皇五帝、蚩尤永远逝去了,昔年最后一ZHAN历历在目,他们永远不会被忘记。

    大慈无疆,大爱无界,大勇无双,这便是真正的祖神。

    回想往事,再看今朝,祖神梦想中的理想度真的实现了吗?几人觉得还远没有,重建长生界任重而道远。

    至此,全书完。过多的感慨,感言,我不想说。感谢各位书友一年多来的支持,长生界全部结束。

    辰东将暂别网络,我不想匆匆开新书,我要认真构SI一番,要写一本我自己与读者都意的品。    等哪夭辰东回来后,会在长生界迳本书中布新书告的,还希望大家到时候支持,辰东不想因为暂时离开而被遗忘。

为您推荐:红烧肉的做法 更多登陆 做晚饭 为您精心推荐
更多请登录墨缘文学网 全网唯一地址 http://www.mywenxue.com ,手机阅读登录:http://wap.mywenxue.com,欢迎您的来访[ http://www.mywenxue.com 墨缘文学网 ]
(← 快捷键)返回(长生界)目录页(快捷键 →)